《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》

盐城市伍佑中学 李昕桐

平凡,并不代表平庸。无数的人,像是黑夜里的寥寥萤火,微光闪烁……

他是一个哑巴,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说不出话了,也没有人愿意去了解。

每天他都会站在楼下,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。每当有人走过,他都嬉笑着,支支吾吾嘴里含糊不清,手上做着让人猜不透的手势。若有人注意 到了他,他便笑的更开心,甚至手舞足蹈起来。

可是,没有人明白他的意思,在年少的我看来,他像是一个小丑。

时间久了,大大小小的传言传进我的耳朵

“你看他手里拿的钱,笑的那么开心,一定是偷的”

“他智力有问题吧,天天手舞足蹈……”

甚至有人开始当面调侃他,他却也笑着,丝毫不恼。我不禁开始怀疑他的智力。

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,我站在公交站台等着车。远远看见他笑着迎面走来,我攥着汗,心里期盼着车快点来。

“完了”我心想着

他走上前笑着和我打招呼,我扭过头去,脑中回荡着那些传闻,装作没有看见他。他轻拍了我一下,依然笑着。我愣了,拐角处公交车缓缓驶来,我跑上前,慌忙上了车,透过窗户瞥见了他。他依旧,笑得灿烂。

“或许他只是想和我打这个招呼那么简单”

2020年的冬天,充斥着疫情的危险。二月的晚上下起了大雪,白色的雪花纷纷扬扬从天边呼啸卷来,一会功夫便染白了整个世界。

睡梦中隐隐约约听到一阵阵铁器撞击的噪声,嘟囔着从窗户想楼下看去。一片雪白,却有不和谐的灰色开出了一条路。循声看去,却是他,在雪中一铲一铲开出了一条道路。路过的人尽是疑惑的看着他。他却依旧,笑得灿烂。

“早上好啊!”

“谢谢叔叔!”

……

楼下大大小小的路人开始向他打着招呼,他笑着点头回应,继续埋头铲雪。

远处,一抹亮光从雪白的地平线处升起,天亮了。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作文大赛组委会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z-cool.net/7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