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的符号-高二作文1500字

周柯妤(浙江省诸暨中学 高二)

山间野味,是生动无比的故乡的符号。----提记

我不是一个擅长厨艺的人,但因故乡里那至味的美食,也终对野食有所喜爱。喜欢悠然吃遍山野的感觉,嚼着山野里随处可觅的野花野果野草野菜,天地间所有的雨露阳光、日月精华,那初霁的第一抹阳光,那清晨的第一滴露水,还有日暮后的最后一声鸟鸣,都被一同嚼进腹中,洗尽了人世间的纷纷扰扰,唯有天地自然的澄澈清明。

原生草木的食用总给人质朴与纯净之感。

家乡有一种野草名为“青”,实则为艾叶的一种。之所以叫“青”,我猜测是因为颜色吧。时至清明时分,乡里的人们便会带上镰刀,挎上菜篮子,到田间地头去割“青”。儿时的春天,这便是最快活的乐事。“青”的一面是深绿色,另一面则披着白绒绒的细毛,轻轻一掐,便有一股紫苏混合着艾草的古朴香味浸出。回到家里,用小火慢慢煨着,入锅不一会儿,原本青翠的颜色成了墨绿。一抹清香攀着水蒸气而上,墨绿色的“小黑猫”在锅里温顺地偎依着,发出“嗞嗞”的声响。把煮好的“青”捞起,用刀切碎,再揉进雪白的米粉,反复按揉,压打,阿婆那深秋土地般沟壑的双手上便也下了一层白霜。和完面,肉丝豆腐炒雪菜,等凉了再拌进葱花,清明果的馅儿就做好了。深绿的面皮,包进炒好的馅儿,做成各式饺子的模样,清明果便是清明时分充满回忆的美食。

常吃的野菜还有马兰头。略焯过,切碎,与豆干同炒,加些肉末,浇酱油香油作凉菜,或作为馅儿入饺,皆清香爽口,极具特色。

春笋炖腊肉,则是乍暖还寒时最温暖脾胃的佳肴。趁竹林里的笋长得最盛时,搭个小火灶,把刚挖的笋用炉子煮,水汲山泉,燃料取枯枝,看着浓稠乳白的汤汁在锅里冒泡翻滚,亦有野味之趣。

花儿的吃法总是充满浪漫,也总让人唇齿留香。

最常入食的是桂花与槐花。每到桂花成熟时节,爬上枝头,猛烈地摇下一场“桂花雨”。阿婆便拾起一地“碎金”,洗净,和白糖水一起在小锅中煨。没过多久,桂花香便扑面而来,仿佛置身于浩荡的湖面,一丝一抹的香气随着水蒸气一起升腾旋转,汇聚成无数香甜的河流。关上小火,把粘稠的桂花糖浆盛进透明水晶的玻璃罐中,琥珀般澄净的糖浆里点缀着星星点点的桂花,放在阳光底下,折射出最好看的秋天的光。勺一勺糖浆泡水或是烧桂花酒酿小汤圆,刚入口时是桂花的层层细腻的香,到了舌根,又成了一丝丝刺激味蕾的甘甜。阿婆用桂花酱,贮存起秋天最浪漫的金黄色的朝霞。

槐花开在枝头,密密麻麻的一簇嵌在葱绿树叶中,似一堆挤在一块儿的蝴蝶,却毫无喧哗之感。小火慢炖蒸出乳白色的玉米汤再放入槐花,鸡蛋打散放入,用淀粉勾芡,再随意加入蔬菜。再煎个荷包蛋,将锅慢慢烧热,用手心感受不断攀升的温度,鸡蛋在锅沿轻轻磕一下,蛋清在锅边慢慢变白,中心的蛋黄仿佛涨潮的满月,周围则煎起酥脆的蛋层,配些酱油、番茄酱,煮上一个人的小火锅,亦是人家不可多得的至味。

野果或许才是儿时最兼具娱乐性与实用性的饭后佳肴。

学校暨阳楼前有棵野枇杷,五六月间便由青转黄,个头很小,但刺激的酸味掺杂着隐隐的甜,却也很吸引人。到了成熟的季节,老师们也总放下平时的身段,搬来梯子爬上树,学生们在一边起哄叫好,给老师作“远程指导”。撸下几串枇杷,拿到水龙头下简单一冲,拿进教室不一会儿便被一哄而上的同学瓜分干净,小小的枇杷酸得让人皱起眉头,直打激灵。彼时的情景,都成了高中三年最甜蜜的记忆。

而鲁迅先生笔下的“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,又酸又甜”的“阿公公”也是山间易得的野果野味。躁动的六月里,在苍莽的山原间觅得一株缀满红球的阿公公,摘去蒂头,抛入口中,那种舌尖酸而舌根甜的味觉体验,亦是只有在大自然中才有的原始古朴而又简单快乐的滋味。

如此想来,山林野外,竟贮存了如此丰腴的宝藏,不同于用添加剂人工制造的各种美味,纯粹的花草果菜却给世人带来自然的净化与亮色,春天把山水揉进汤圆里煮了吃,再携你走过家乡的四季。

你的腹中含着半个草木人间啊!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z-cool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z-cool.net/28840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