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忍时光的残忍,是成长的必修课-高中随笔1200字

春光明媚的日子,总是让人想要走出门去。身在杭州这样的美景天堂,更是很难不有这样的想法,我大概都可以想象到西湖区节假日时的拥挤。去年这个时节,我闲在家里,就忍不住被外头的春色勾引了去,不过这行也不怎么如人意就是了。

为了避免人潮,也就放弃了西湖细柳的美景,想要去太子湾瞧瞧东京樱。可是太子湾离西湖又能有多远呢,纵是工作日里,旅游团和散客也少不了,虽不至于人满为患,但我还是觉得有些压抑,我卑鄙的希望这地方是属于我一人的,可是当你仔细观察周围,便晓得保持这样的景色,都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工作。因为是景区,所以少不了人为的雕刻,那些计较的古人若是来到这里,大概也会少了诗意,多了忧愁。我并不反感人的修剪,我也不太理解古人对天然的追求,一草一木,如人一般,都是生命,人如果不经修剪,会变成什么样子,我们可以想象,大概都不太会是我们想要成为或欣赏的样子。伟大的心灵不是天生的,美丽的景色也并不是这样。尽管有这样的偶然,一个不被关心的孩子,也可能成为一个拥有美好心灵的人,一处不被照顾的花草,也会生出天然的美景,只是,这样的机率又有多大呢,还是说,到了那样的地步,我们看到的,也只是这个人的阳光外表,那处景色的美丽光鲜呢。古人大概也明白这现实,野蛮生长出来的模样,并不精致,甚至不太体面,但是自由,有个性,决不千篇一律,总是那个封建时代的人所向往的。

其实我也不是讨厌热闹,记得儿时,我最喜欢的公园,热闹的模样,总是让我觉得安心。妈妈带着孩子出来散步,晒太阳,累了就在樟树底下的石板凳上休息,淡淡的草木气息,消解着他们的疲劳。假日偶尔会有上班族的男生来借免费的球场,散发着平日里收敛着的少年气,追逐打闹。春秋季天气适宜的时候,也会有全家出来放风筝的,惬意而又美好的一家构成温暖的图画,令人羡慕。半操场中心的绿色草坪上也常有人躺着休息,慵懒在草木间,紫色的小花朵们似乎也追着躲在你的臂弯下休憩,可爱极了。

但这乐园只是个废弃的公园,没有人管植物的生长,操场中心的草在夏日里疯长,便也就躺不了人了。仅有的一两处设施若坏了,也找不到人维修,操场只有半个大,晚上来夜跑的人连灯光都要借着远处的。这里就像是半路喊停的废弃工程。久了,上面的人们都忘记了这地方,而附近的居民,却将其丰富了起来。如果时间合适,我也会有独享公园的时候,只是,那时候,我却并不多开心。那里没有樱花微雨人疯狂,只有橘红色的小石榴花含着凄凉,结了小果不仅不可食用,不经修剪的模样,也不足以让人觉得可作欣赏物,却也少有人会在意。

如今公园更是没有样子了,周围的商店房屋都拆迁了,居民们自然也都离开了,园子被锁了起来,从外面还可以看到高出墙头的柳树野蛮生长的模样,活脱脱就是成了魔的西施狗,我从没想过,这柳树,也会有这样吓人的时候。但我还是想要进去,想要瞧瞧里面的模样……

西湖区多的是美景,也多的是人,可是去的人大多都少不了是要拍照发朋友圈的,旅游的人大多也就是这样游玩一会,便赶着要离开了的。碰上有人拍婚纱照,大家也难免觉得自己少了一处可拍的风景,只是这样的遗憾也马上会消失在另一张美好的照片里,他们来去匆忙,脚步比春光短暂。有的人像是来野餐的,但最后却只是躺在野餐垫子上玩起了手机,觉得无趣之后,便索性在一阵阵的春风里入了梦。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美丽的景色,多了这样一项任务,做背影板,做朋友圈里的明星,而再少有人认真去欣赏它们了,也少有人在春日里快活了。大概为了不被时代抛弃,它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吧,如同被时代裹挟着的人们。我为儿时的天堂消殒而难过,尽管是美丽的太子湾,也难以找到安慰,我知道,那不是太子湾哪一处风景的错,我也知道随着一起去的,不只是风景。只是容忍时光的残忍,像是成长的必修课。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佚名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z-cool.net/28827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