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小孩

“唉,这是什么?”同学捡起从我书本里掉落在地上的一张照片,“你小时候还挺好看呀!”“就是,比现在好看多了。”“嘿嘿嘿,就是就是。”旁边的同学听到喊声都围了过来,笑嘻嘻的看着照片上五六岁的我。“这是哪儿啊?”同学指着照片上的一片灯火通明处问我,“这儿啊……”我蓦的顿了一下,“哦,是我舅妈那儿。”

依稀记得,大约是十年前吧……

那是春节,爸妈带我去舅妈家走亲戚。

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”走进小巷,春节身着一袭红衣款款而来。玻璃窗上透着喜鹊登枝、肥猪拱门的喧闹,四周洋溢出张灯结彩、辞旧迎新的欣喜。火红的灯笼,倒贴的福字,都热腾腾的映在快活的空气中,吸一口就是满满的春节的笑容。

家家户户都是热热闹闹的一片,从上到下,从老到小,都吃着,玩着,叫着,跳着,闹着,笑着,阵阵的炮竹声接连不断,噼里啪啦的,热闹非凡。

拜过新年,我拿着压岁钱换来烟花去门外玩,隔着一片火树银花偶然看到了对面的院子,正是春节,家家都是喜气洋洋,偏偏这一座院子门前还堆积着旧年的落叶,破败的铁门一半隐藏在黑暗里,门框上什么都没有贴,门上也就只落了把生了锈的铁锁,周围的红火更显得这院子门前黑黢黢的,正是乍暖还寒时候,不时一阵料峭的正月风吹过来,让人一个激灵打的更是觉得阴森恐怖。

恍惚间,我感觉有一双眼睛在门后看着我,我慢慢挪动脚步,想到院子门前看清楚。就在我快接近铁门时,旁边一位老奶奶一把把我拽了回来,就在我被拽回去的那一瞬,院子内忽然响起了凄厉的叫喊。“妈妈!妈妈!妈妈!妈妈!……”一声比一声大,带着声嘶力竭的恳切和绝望,又流露着许些希望。

“这傻子真是……”“过春节呢,真晦气……”“哎,也是……”巷子里的邻居都被这喊叫声惊了一下,带着灯光汇聚了过来,看到被吓了一大跳的我明白过来,纷纷摇了摇头,坐下议论了几句。借着灯光,我隔着人看到了那个院子,铁门上还有一个小小的窗子,窗子中有一个人头在大喊,约么着已经四十多岁了(后来听舅妈说实际只有十四五岁),灰白的头发垂在他的耳边,一缕一缕的,满脸皱纹,胡子邋遢,看向我的眼睛中却有着孩子一样的急切和单纯。

“他是谁呀?”我问一旁的老奶奶,“他呀……”老奶奶脸上忽然泛起了一种混着居高临下的而又怜悯的奇怪的神情,只听老奶奶的声音密密切切的在我耳边小声的响起“他妈妈和他爸爸是我们巷子里的人,他生下来就是个傻子,他爸在他出生没几天时就喝醉摔死了,他妈不舍得扔了他,自个儿把他拉扯大……”一个婶子听到老奶奶的话快嘴的插了一句“可就在几年前,他妈出门买菜时被车撞死了,就剩他一个人了,都怕他伤人,就把他锁在这个废弃的院落里,谁家啥时候有剩饭了什么的那些个吃的东西从那窗子里递进去,他也有个命活……”婶子抹了抹眼角,手上也没泪,清清脆脆的哀叹了一句“也是可怜啊……”“那他都关了几年没人管吗?不给社会(政府)上说一下吗?”我惊奇的问了出来。“那谁会去管他啊。”“没事找事嘛。”“他个傻子谁管这破事……”“说是都这么说,没人管啊……”周围邻居都听见了,七嘴八舌的说道。“你可不要接近那门,小心傻子伤着你,我们的小孩儿都不叫靠近呢。”一位伯伯笑着好心提醒我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,走,回家吧。”妈妈一边拉起我的手,一边摆手向巷子里的人示意,人们也都笑着摆手回应,一时又是其乐融融的气氛。

我扭头看了那个铁门一眼,似乎看到了一双孤独无助,悲伤绝望的孩子的眼睛,他等他的妈妈,应该很久了吧。

“妈妈!妈妈!妈妈!妈妈!……”嘶哑的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,响彻整个欢乐又祥和的夜空。数年之后耳畔似乎依然清晰可闻。

于是我又来到这里,看到那个小院,已是人去院空一片荒寂,当年的小孩已不知去向。听周围的邻居说,已被社会福利院接走了。

还会有多少个这样等爱的,亲爱的小孩?

或许应该没有了吧!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作文大赛组委会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z-cool.net/14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