忙趁东风放纸鸢

春光无限好,画中纸鸢摇。

---题记

阳春三月,悄悄开花,枯草染绿烟波,冬季气息摇摆而过,唯一真实清晰的是手中的细线,轻摇的纸鸢。

爷爷会做纸鸢,先裁好蒙面纸,放在展开图上,用铅笔把纹样勾描下来,根据纹样和颜色,分开后在蒙面纸上涂色,勾线和精绘。彼时的我,会趴在爷爷身边,认真地看着他将蒙面纸蒙在风筝骨架上,那薄薄的一张纸,加上骨架,成了漂亮的纸鸢,那上面有我最爱的蝴蝶图案。爷爷也会去路边买点剪纸,粘在风筝上,还未等他完全粘好,我便迫不及待地拿着纸鸢飞出了家门。

此时的田野上,已有几个孩童横冲直撞的身影,天空中有几个小黑点在缓缓移动,初春阳光如牛奶,洒下丝丝缕缕,都蒙上金边,偶有孩子们的大笑混着几声清脆的鸟啼,他们紧紧攥着细线,在田野上奔跑,尽管纸鸢不是很华丽,但在醉人春风的洗礼下,在温柔暖阳的轻抚下,孩子们奔跑的身影成了最美的姿态。

到处都鲜活了起来,孩子们有的拉着细线,昂着脑袋,迈着轻盈的步子向后倒退;有的则在旁观,用手指向天空,兴奋地叫嚷;有的却一脸焦躁地面对着一团缠绕在一起、难舍难分的乱线发愁……一时,欢笑,苦恼,兴奋,焦虑,五彩的情绪充斥着一切。

待你定睛一看,才发现这一切都源自那些高低不平的纸鸢。一时,天空被装点得绚烂,三三两两的纸鸢漂浮在空中,却仿佛可以填满一整个世界的幸福。一阵风拂,纸鸢飞得更高,心中似乎有什么在膨胀着,如一股清流淌过,滋润着,生长着,心花怒放。忆起了儿时朗朗上口的诗篇:“草长莺飞二月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。”

如果没有纸鸢,童年该是多么落寞。

我常思考,数千年前,纸的出现,涌起了多大的历史浪花,没有纸,哪来拍案叫绝的诗文;没有纸,哪来妙笔生花的文章;没有纸,哪来经典的世界文学……我因一小小纸鸢而感激欣喜。

百年前的人间四月,那些孩子们若伏案读书,偶推开纸糊的小窗,他们定会被春日之上一只纸鸢所吸引,爱上这人间四月天。

于是想起鲁迅《风筝》里的无处弥补的忏悔,那只被他粗暴折毁的胡蝶风筝,一直飘扬在他醒悟的心里,因为童年不再来。

人生如纸鸢般脆弱,但若想登上苍穹之巅,就要历经磨难,即便成为小小的纸鸢,也定要扶摇直上九万里,用脆弱之躯迎凛冽疾风,一步步登高,再高,摇晃着,抖去浮世喧嚣,看云卷云舒,浅笑安然。

于是又想起宋人洪迈《夷坚志》记载之事:侯蒙其貌不扬,年长无成,屡屡被人讥笑。有轻薄少年画其形貌于风筝上,侯蒙见之大笑,作《临江仙》词题其上。“当风轻借力,一举入高空。方得吹嘘身渐稳,只疑远赴蟾宫。”这里的风筝是是从容的反击,是自信的旗帜,是童年起飞、中年已经坚韧的翅膀。

清风如可托,终共白云飞。日月轮替中,古远的风吹过来,今时的风吹过去,那纸鸢儿高飞,心有所骥,而无所畏惧……

何止一张纸。

一个梦。

一个世界。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作文大赛组委会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z-cool.net/14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