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胜利在即的防疫之战》

河北博奥高级中学 袁嘉阳 指导老师:周东

防疫之战,是一个国家与疫情的博弈。是一盘以国土作棋盘,百姓作棋子的大棋。这盘棋,是没有一步棋被允许出错的。

—— 题记

灾难的意义,在于反思灾难。反思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勇气,一个民族的强大,不在于这个民族摔倒了,还故作坚强,说我没事,我很好,我很强大。而在于摔倒了,敢于反思我们为什么摔倒。这些天,我感受最深的一句话。

《鼠疫》中写到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北非,一场由老鼠引起的瘟疫,突然降临奥兰小城。某位医生,发现了第一个病人,立即向当地派出所汇报。但结果,他被恶意造谣,惊扰了大家的平静生活。天灾人祸,本是常事。然而,当灾难落到大家头上时,谁都不愿意相信。很快,疫情迅速的蔓延,成为不可否认的事实。而市府官员为保权利,有意瞒报疫情。直到水落石出,才公布实情,采取措施。消毒、监控、隔离、直至封城。然而这是,奥兰小城早已错过了最佳隔离期。接下来,全程瘫痪,交通封锁,贸易停顿,旅游崩溃。医院人满为患,人们出行被突然限制,憋在家里活在恐惧之中。许多亲朋好友、街坊邻里,前几天还聚在一起谈笑,过了几天,只剩下病危或去世的消息。人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收听和评论政府公布的统计数字,最后,连关注数字的兴趣都不在了,只祈祷自己不会出现在这个数据里。与此同时,谣言四起:喝葡萄酒可以杀灭细菌,含薄荷糖可以预防感染……物价飞涨,奸商借机发财。有人跑到诊所,希望能开一张无病证明,离开奥兰。有市民试图逃窜,但很快被加强管制。有绝望的病人家属,抓着医生的手臂,大声咆哮:你还有没有良心?……

这是一本发表于1947年的虚幻小说。

感觉这本书很接近现实,在武汉新型肺炎初期,也曾有八个说:“我能!”的人。他们通过三个群去发声:武汉大学临床医学04级群、武汉协和医院红会精神内科群、肿瘤中心群。但是很快,他们都成功被依法处理了。他们的身份,群是医生。他们的观点被鉴定为谣言。最终,最高法院给这8个医生正名。中国疾控首席科学家曾光也说:这八个人是可敬的,他们才是事前诸葛亮。不论如何,这八名医生的尊严,终究得以挽回。但本可以限于一城的病毒,就这样扩散全国以及世界。如此恶劣的局势,却再也无法挽回。这盘棋,是没有一步棋被允许出错的。

我想越是灾难当中,越考验一个国家的运转速度和运转能力。

这些天看到最幸福的新闻,都发生在方舱医院,依然会被感动,医护人员和患者一起跳起了广场舞《火红的萨日朗》,有的老人家还在医院打起了太极。我们百姓自古以来拥有的顽强生命力、还有面对困难的生活达观。我讨厌一切段子手在灾难面前抖擞语言的小聪明,因为灾难是长篇小说,而绝非包袱。这个时候的任何段子都是对正在经历灾难的人生命的极大不尊重。

《鼠疫》的最后,人们并没有打败鼠疫,但鼠疫放过了奥兰,突然消失,但这只是美好的渴望,也希望在全国各方的巨大帮助下,可以拥有“好运气”……1957年加缪凭借《鼠疫》,获得诺贝尔文学奖。两年后,他死于一次车祸。那场车祸,发生在一条九米宽的三车道上,当时刚刚下过微雨,空无一人,可车子偏偏就撞上了他。一个洞察了世间各种各样人性的先知作家,在命运面前,照样不堪一击。现实如此相似,李文亮医生,他如先知发现了病毒,但病毒依然没有放过他,2月6日晚上李医生去世。

前段时间《杭州日报》上杭州红会公布获捐物资明细,一人为林生斌出现在上面。两年前,那场震惊全国的杭州保姆纵火案,他的妻子和孩子全部遇难。林因绝望,到一家寺庙受戒,又因精神恍惚,滑下瀑布,身上多处受伤,许多人都以为他活不下去了,但疫情来临,他又回来了。

我想这一场尚未战胜的病毒,以病毒连接的是国家和诸多个人的命运。苦难、生死、爱情、社会、道德、善恶、怜悯、良心、责任、抗争、希望等等,都正在被重新打量。这场战役,我也坚信一定会以战胜的方式结束。

但灾难并未消失,武汉人内心的创伤也并不会立即消失。我讨厌网上齐刷刷说的“中国加油”、武汉加油”,战胜疫情只是我们国家应该做到的职责,应该做到的职责是不应该被冠以加油和赞美的方式进行的。武汉需要的是真正的心安,需要的是救命之药,需要的是那一块能够立即堵住闸门的方砖。

我也讨厌纪录片中,说“武汉只是被按下了暂停键”,这个城市不是被按上了暂停键。这只是无数个具体的家庭,正在切切实实经历的生离死别和绝望时刻。城市一定会恢复正常运转,但那些创伤还在,就像经历过汶川地震的人,常常还会在苦难中惊醒,即便是经历高考的人,都会多年以后,梦中惊醒、后背发凉,更何况如此具有摧毁性的灾难呢?

伤害会一直延续,连接遭遇劫难者的整个生命。伤害本身什么都不是,伤害的本身只是伤害。我们不需要太多煽情和感动,我们需要的齐心打赢这一仗,除此之外,我们还需要的是每个国人,官员、精英、甚至贩夫走卒共同参与的民族反思。

灾难的意义,还在于反思灾难。反思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勇气,一个民族的强大,不在于这个民族摔倒了,还故作坚强,说我没事,我很好,我很强大。而在于摔倒了,敢于反思我们为什么摔倒,下一次同样的灾难发生时,能不能立即扼杀灾难。

我们真的不需要歌颂苦难,而需要反思苦难本身。

最后以外公发的朋友圈文案结尾:

乙亥末,庚子春,荆楚大疫,染者数万计,众惶恐,举国防,皆闭户。南山镇守江南都,率白衣郎中数万抗之,且九洲一心,月余,疫尽去,此后百年,国泰民安!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作文大赛组委会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z-cool.net/147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