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场雨,终会停

江西兴国兴国平川中学陈灵

2020年1月19日,阴转小雨。

天白茫茫的,好像铺了一层不薄不厚的棉絮,看不到一角蓝色,也不强势的遮光,像开了滤镜,映得天地发白。

我终于结束了这一学期所有的课业,家里人来接我回家。

校门口被人和车堵了个水泄不通,缓慢蠕动的车流居然也带起了些许灰尘,我就站在马路边,拿着一本单词本,背单词也挡灰尘。今年的冬天格外的暖和,该是数九寒冬的刀子风却只吹出了暮秋的凉凉飒爽。

还有五天就是农历大年三十,外出的人都回来了,可以看出今天的车流比往常多了不止一倍。注意到好多人戴起了口罩时,离开手机太久的高三党还只是默默的后悔,自己没有准备口罩,只得独自在尘风中凌乱。直到我等来了姐姐的车。

因为要洗车,我们没有直接回家,把车停在洗车店后,老大---我对大姐的称呼,和二姐一起沿着附近一条河岸散步。

“最近是不是说有个病毒爆发了,好像是武汉那边。”

“是吧,挺严重的好像。”

等等,刚才不是还在聊待会买什么吗?我走着神的脑海里突然撞出她们的对话,可我并没有太在意,没什么感觉,我下意识的把这些事划归为离自己太远的事,不关注,不评论,还想着,一切等我考完再说。

可我忽略了一件事,病毒,可是一种无论在何时何地出现,都非常可怕的东西。

迫于二位姐姐的威压,去超市的时候我戴上了口罩。超市里人不多,戴口罩的人也不算多,我们一行仨人的口罩装有点突出,像赶了个超前的时髦。少数稀稀落落的口罩兄给了我一点着“奇装异服”的信心。

这个时候还没来得及紧张起来,地理上的距离,给了我们粗长的反射弧充足的时间。

2020年1月22日,晴。

天依旧白茫茫的,像一张大幕,将凡间的喜怒哀乐拢在一起,它不愿将欢欣的人们淋成落汤鸡,也不出太阳。它不摆冷脸,不展笑颜,无意透露出来一丝阴郁。

我的家在农村,每年过年前都要去县城买年货。年后要招待客人必须准备的很多吃食,还有自己家一年最能放开来吃的一个晚上的食材准备。人多的地方才能看出事情的严重性,今天的口罩普及率明显高了许多,我才后知后觉的咂摸出一些坏事到来的真实感。满大街的口罩,所有人彼此大眼瞪小眼,真真做到了过客的义务---我从你的全世界路过,可你只看到我口罩的牌子,一转身还忘了。

这时候,新冠疫情已经开始占据网上热搜榜首了,网上可以实时查看疫情。确诊人数和新增人数都还不是很多,离得远的人觉得不关自己的事还可以只当吃瓜群众,只当这是新的酒后谈资。离得近的人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已经显露出深深的担忧。

后天就是农历大年,大家待在家里准备着热闹的过年。大家园里有千家万户,即便山崩地裂掩埋了几户、沉降了几户,其余的人也还是要继续过日子。因为希望总还是要有人无畏的撑起来,恐慌只会让事情更糟,我们再担忧,再紧张也不可以添乱。

2020年1月25日,晴。

太阳出来了,可是光照下的世界如此安静。空气中的水分蒸发到人的心里,下起雨来,绵绵细细,不依不饶。

我坐在院里的藤椅上,感受那份淅淅沥沥。

农历大年初一,以往是走亲戚的日子,因为新冠病毒今年的走亲戚活动已经取消了,我们开始了肥宅生活,餐桌上的话题不离疫情新况。疫情爆发的不是时候,正值农历年,外出务工的求学的都回家过年了,病毒传播一发不可收拾。

由于交通管制,出村都出不了,固定在自己的屋子周边的一小块天地。过年前准备的食物都只能自己吃了,有点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正因为在春节期间爆发,各家都储备了充足的粮食,馋嘴猫们也能多消停一阵,乖乖待在家里。

学校出了通知,由于疫情推迟开学时间。发生了这样的事,也确实应该推迟,作为一个高三学生,我心里很复杂。一则松了口气,因为寒假作业还没做完。一则有些慌乱,疫情不会太容易解决,高考不会推迟开学却会推迟。那我的高考怎么办?人生轨道会不会因此偏移?

前几天只是茫然的跟着大家做,不出门、勤洗手、勤通风,时时给予疫情格外的关注,好像真能感同身受,但其实没有太多真实感。现在忧虑才落到了实处,原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原来它有可能改变我的人生。

可是我有什么理由灰心丧气呢?全国人民都在努力,逆行者们殚尽竭虑,生命接力片刻未停,我们反而要惶惶不可终日吗?

生于非典,考与新冠。多灾多难,或许,注定不凡。

2020年2月10日,小雨。

一个冬天过去,尽管是暖冬,却也枯不少树。细雨中已见新绿,空气也清新了不少。可是雨带寒气,像极了下在人心里的雨,它还没停,依旧忧人扰人。

从去年秋天开始下过的雨一只手都数的过来,昨天一场中雨可算是大分量的甘霖了,今天则是小雨。我没设想过新冠病毒发生在自己身边会怎么样,那太难以想象了。大灾难题材的影视作品、小说我看过不少,那种无孔不入的恐惧,压在心里的阴霾会让人喘不过气来。而今天,有一瞬间,尽管很短暂,我确实感觉到了那种恐惧。

哥哥发烧,现在去了医院。

发烧人员要立刻隔离就医,亲友群里传遍了。虽然哥哥是务工回来的,但是不经过武汉,他回来时也不在疫情高发期间,我们这边也极少确诊的,新冠肺炎也没有那么长的潜伏期,最近天气变化大他可能只是感冒了。种种都可以证明他只是着凉而已,没可能是新冠肺炎。可是早上他说出的时候,我心里真的打了个寒噤。

我清楚的看到,当时家人的脸上都显出忧色。很显然,这个关头生病,大家都想到了新冠。

如果是那恶魔怎么办?新冠肆虐武汉,触手伸及全国各地,我们真的无法避免吗?病毒已经传播到这边了吗?哥哥会不会有事?真出事了以后怎么办?这是会夺走生命的恶魔,若真的突袭我们这个并不富有的家庭,怎么办?我们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的。……原来,如果大难临头,我也只会问一句“怎么办?”

那一刻真的好漫长,但好在,后面还是想明白了那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。

小雨下了一会,又停一会。

门外传来摩托发动机的声音,哥哥回来了。

2020年2月25日,大雨。

天光透过铺天盖地的大雨,经过无数散射,穿过窗棂,倾泻入房间内。风雨之声中,偶尔夹杂着院门的拍击声,和家人的说话声。横在人心头的雨云散了不少,。

雨下的越来越大了,这是春天来了,不知不觉宅在家里已经一个多月了。这真是很奇特的一个月,小朋友在家上网课、做作业,家长们在家练狮吼功。我每天都可以听到隔壁传来的愤怒的吼叫声—我那暴脾气的姐姐又被她女儿气疯了。家长们就是这样,孩子在学校的时候成绩差,怪老师教不好,到自己亲自教时才理解老师的不容易,然后开始觉得自家孩子简直榆木脑袋前途堪忧。

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,国家的一系列措施很有效,这样的效率在别的国家是很难做到的,我感到自豪,感到欣喜。

2020年3月21日,晴。

几场春雨过去,天晴的时候越发明媚,春光真正展现出来,连带着人的心里也明朗起来。雨云渐散,我写下这一段文字。

二零二零年的春节,发生了一件大事,新冠肺炎带走了三千多条鲜活的生命,让全国人民紧张了一整个春节。灾难降临的时候,我们彷徨过,害怕过,可是没有放弃过。全国以一种程度空前的团结一起扛下了这一劫,这让我第一次真正的直观的看到了祖国的强大。大概中国人都忘不了这个春节了吧,风波太大,抗击风波的力量更令人震撼。

灾难面前,人性种种分毫毕现。我们的医生护士解放军站在抗疫一线,我们的民众待在家里防止病毒再一次扩散。有人毁家纾难;有人告别老小,奔赴疫区;有人将生死置之度外,为国为民杀出一条路。

这一次,医生成战士,打战靠粮草。我只是个学生,在抗疫之战中能做的最大的贡献也只是乖乖待在家里,服从安排,保护好自己。会有恨不能以身代之的遗憾,却不会觉得有什么丢脸,有人冲锋陷阵,也要有人接力希望的火种。这场仗中,千千万万个和我一样的“肥宅”做的是守好大后方,让我们的战士无后顾之忧;做的是养精蓄锐,让之后的复工更加顺利高效。

窗外新绿已繁盛,“雨”下了两个月,“淋湿”了我的寒假,“淋湿”了我的春节,然而—

这场雨,终会停。这场战,终会赢!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作文大赛组委会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z-cool.net/13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