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病毒的信》

博奥高级中学 初二 范子成

远在异国的病毒同志:

当你们读到这封信时,我或许已经在某个手术台上被消灭了,祝好运。

老伙计们,自从你们被带到了其他国家,咱们很久没有联系了,不知道你们那边现在如何,我们这里实在不容乐观。现在想来能有这样的盛况真是不可思议,从前还在蝙蝠身上苟活,如今全世界都有咱们的身影。

你们走后不久,封锁就开始了,这让我们打了一个寒颤,听说有个叫SARS的前辈就是这样溃败的。还好,总有那么几个不知情的人类还在到处乱跑,多亏了这个叫“春节”的节日,我们现在已经侵入了这个国家的每一个省份。还有几个愚蠢的感染者,明知被感染了还逃避隔离,枪口都抵到脑袋上了,居然还觉得逃跑有用。但很快就有法律出来惩治他们了,扩散的速度不得不慢下来了。我们通过各种媒介得知,很多造谣者声称有办法消灭我们,更可笑的是听者竟然信了,人类进化出的智慧,由此看来更像是愚昧。同样的这样的喜报也不长久,很快辟谣的就出来了。该死,他们反应怎么这么快。

街道上几乎没有人了,残余的人也是个个都戴着口罩,难以下手,就算有的同志潜入他们的家,也很快被水给冲刷掉了。看样子扩散是没有太大希望了,于是我们开始调转矛头,把重心放在了感染者身上,最起码要让给他们个颜色看看。但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只是另一场苦战的开始。

他们太可怕了,短短的时间内就建出来一栋医院,医疗设施不断地送进来,但如果没有应对我们的药物,一切都是苟延残喘。约莫过了几星期,他们成功地用血浆打赢了一场战役,但是我们认为无需惊慌,他们还没有办法大规模生产,看着被治愈的数字越来越大,我们捏了一把汗。

本以为他们的经济早就被摧垮了,没想到他们依靠网络,仍旧同往日一般工作着。那些该死的企业居然放下了利益,开始共同对抗我们了。在我们失守的土地上,他们恢复了交通,社会开始重新运转,也许我们大势已去了吧,我们尽力了。

看着他们愈来愈强的攻势,高喊着“齐心协力,共战疫情”,我长叹了一口气,这场战争是我们失败了,当最后一个感染者从病床上起来的时候,明日的太阳不会再为病毒升起。

愿胜利的曙光沐浴在你们身上。

留在中国的病毒

2020年3月15日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作文大赛组委会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z-cool.net/135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