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时间送给我的礼物》

贵州省遵义11中 成钰泉

两根细长的木棍,相交着一根勾着另一根上的线。床上坐着一位老人,对,那就是我的外婆,她正在织毛衣,皮肤皱巴巴的,带着一副老花镜,时不时凑近些,虽然染了黑发,但却抵不过岁月的增长,发根全白了。看着外婆织出精致的花纹,不由自主的想了起来。 小时候,总觉得外婆的手有一种神奇的魔法。

想起外婆的手,就不经意的流口水。

外婆最擅长煎鱼,她煎的鱼黄黄脆脆的,里面软软的像棉花糖一样。外面一吃就咬脆了,我很喜欢一口煎鱼,一口稀饭,吃个不停。

我最喜欢冬天。外婆会煮火锅给我吃。一家人围在一起,先做好底料,打开电源,锅里开始咕噜咕噜的冒泡,加上金针菇、土豆片、毛肚……锅里的香味一下子扑到我脸上,啊,好香啊!好幸啊!

小时候,我也算同龄孩子里的孩子王,得此荣誉,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我"天不怕地不怕"。我不喜欢和同龄的孩子玩,却喜欢追着比我大的哥姐姐们。他们爬树,我爬树;他们翻墙,我翻墙;他们骑自行车,我也骑自行车,但因为他们身高和技术的优势,总是在我前面,我却只能在后面偷偷使劲。不过凡事都有意外嘛,一个不小心我就会摔倒,外婆见了,连忙跑上来,查看我的伤口,也不知从哪拿出了一瓶药,外婆用手指轻轻的在我的伤口上擦拭,边擦边安慰我道:"吹吹就不疼了。"

我记得,有一次我不经意间说了一句:"我好想哭啊!”婆婆听到了,停下手中的事,看着我说:"别怕,婆婆在呢?"

那一瞬间一股暖流涌进我心头,眼泪不知怎的流了出来。我又看看外婆,她眼角盖满了皱纹,多了许多白头发。不知从何起,她的眼角布满了皱纹,不知从何起,她的白头发又多了许多,也不知是从何起,我对她的话越来越反感。一个说要一直陪我的人突然变老了!心里真不是滋味。脑海里一遍一遍酌浮出过去与外婆相处时的情景,对外婆的歉意一阵一阵的袭来。心中的酸意,湿润了,我的眼眶。外婆看了说:"怎么了?"听到这句话,我愣了愣,想说的话,被死死压在喉咙里,但最后憋出了一句:"没有,小说太虐了。”外婆笑了笑,说:“以后少看点啊!”我努力的把眼泪憋回去,点了点头。

今年我我十几岁了,外婆也照顾了我十几年,每次我叫外婆,外婆总会应,而现在我必须大声叫外婆,外婆或许才能听见,这时,我才知道我长大了,外婆她也老了。每次想到这我都心酸到不行,不敢想,一想几乎要窒息。

外婆从未说过爱我,但我总能从她的行为中看出她很爱我。那种温暖我永远不会忘记,外婆你是我一生的温暖,可不可以,留得久一点?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作文大赛组委会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z-cool.net/135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