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逆着风行走任风吹雨打》

湖南省新化县一中 刘娟

--无殇

又见夕阳,太阳神的落幕,暖阳的消失,天边,血的印染。

“……好,我知道了,我已经定了最近的一趟火车票,应该明天能到……嗯,明天见。”

他挂断电话,望了望天边的那抹血红,勾唇苦笑。他清楚的知道,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作为一名医生,他得尽快赶往前线作战。

“咚咚咚………”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,他回过头,只见母亲推着他的行李箱站在门口,露出他最熟悉的微笑,像往常一样,为他收拾好了一切,“泽儿,你看看还有其他要准备的吗,我有没有拿落了的东西。”母亲把行李箱推了进来,她那双眸子,带着笑意,让她眼角原本微不可察的皱纹略显突出,是败给岁月了吗?

他突然很想哭,成年以后,找到工作以后,他每年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,每次待在家的时间也是很少。他敬爱的父母,明明舍不得,却总是把每一场离别打造得很轻松。听妹妹说,父母其实都很想他,特别是过节的时候,想打电话又不敢打。作为子女的他,陪伴他最爱的亲人的时间是那么的少!

“妈!”浓浓的鼻音还是将他极力压制的情绪暴露了。他其实有很多话想说,想告诉母亲不要担心他,他很好;想问母亲她们过得怎么样?妹妹还调皮吗?想告诉她,他爱这个家,他牵挂她们,可话到嘴边,说出来的却只有一个字——“妈!”

微不可查地,母亲的脚步顿了顿,又仍是微笑着,她轻拍他的肩,“泽儿,你是我的骄傲。”含笑的眸子是那么熟悉又亲切,如若不是那眸中的血丝和母亲离开时微颤的肩膀,他肯定会又一次的认为他离开,父母是淡然的吧。

夜,悄无声息地来临了,灯光,零零散散的点缀着,往常热闹的街区,一反常态地安静,莫名地,为送行的队伍染上了一层温馨。

“哥,你要平安回来哦!”十岁的小妹轻笑着,用充满童稚的声音,道着简约长情的祝福。

“嗯,会的。”

“最好……就是给我带个嫂子回来,嘿嘿。”

“……”苏泽无语,“鬼丫头!调侃起你哥来,丝毫不给面子啊!”

“哈哈哈”

……

以往漫长的路,今夜却异常短暂,不知不觉就到了目的地。望着前方不远处的火车站,苏泽感慨,终是到了这一刻——离别。

他是多么幸福,有一个温馨的家,有一群爱他的人,正因为他的亲身感受,所以他才更加意识到生命的宝贵,医院里的病人各个有亲朋好友,在意他们的人都在等他们康复,等他们回家,从他披上白大褂的第一天起,他就清楚地知道,他不再只是为他一个人而活了。

“咳!泽儿,有空就打电话。”还是平时不苟言笑的父亲,率先打破沉默。

“嗯嗯,泽儿,再忙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。”

这是世界上最爱他的两个人,他们无声地告诉他,他们支持他,期待他的平安归来,“嗯,我会健健康康地回来!”这是承诺,亦是誓言。

“哥,说话就要算话。”

“嗯,好的。”他轻轻地揉着小妹的头发,笑着道,“你也要好好学习哦,要在祖国有危难的时候,有能力保护亲人,保护祖国。”这是他的使命,他的梦想,他奋斗的目标,他不仅要教导他的妹妹,他还要教导他的后代,并用他的行动感染他身边的每一个人!

他又看了看他的父母,他们还是微笑着,只有细看时他们鬓间的白发在偷偷告诉他,作为父母的担忧。

他忽然想起了《起风了》里面的一些片段:

这一路上走走停停

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

迈出车站的前一刻

竟有些犹豫

不禁笑这近乡情怯

仍无可避免

而长野的天

依旧那么暖

风吹起了从前

………

心之所动且就随缘去吧

逆着光行走任风吹雨打

……

如今走过这世间

万般流连

翻过岁月不同侧脸

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

……

晚风吹起你鬓间的白发

抚平回忆留下的疤

你的眼中明暗交杂一笑生花

暮色遮住你蹒跚的步伐

走进床头藏起的画

画中的你低着头说话

……

是啊,起风了,随风看去,万家灯火,装饰着离人离去的路……

夜,深了。

他不孤单,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;他不害怕,因为不管夜晚有多黑,都总会有太阳升起的那一刻。

远行的战士,带着他的理想,出发了。
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作文大赛组委会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z-cool.net/1348.html